讓客戶更具全球競爭力!-MFC《金屬板材成形》雜志 | 金屬成形商務咨詢(北京)有限公司-MFC(深圳)沖壓與鍛造展覽會

有規矩 則成方圓

——日本鈑金沖壓企業印象

作者:閆榮津
南皮縣經濟團體聯合會秘書長

時間:2017年4月11日—2017年4月17日;
地點:東京國際模具展覽會、富士宮和小松制造等企業;
匆匆之中,留下的只有印象。
然而,在印象的重疊中反復縱橫比,確實那摩點味道來,日本鈑金沖壓企業為什么經久不衰?關鍵一點就是:規矩。
規矩是什么?規矩就是方圓。



國際上的制造業都以德國、日本為楷模,這不是空穴來風,是多年積累出來的比金銀還貴重的“文化”品牌。二次世界大戰后的德國、日本走的是一條道,那就是“實業救國”。所以“為發展而定規矩”,這就是戰后經濟新模式和新業態。同樣,也就是因為這么多“規矩”,才給德國、日本企業贏得了長時期的穩定的發展空間和國際地位。

這次“東京國際模具展”,盡展風采,彰顯特色,便在展覽中領悟日本企業之精髓,按國人評價:規矩。

千余家企業參展,展廳布滿了各種模具和制造模具的加工設備及模型和樣品,參展的中國企業和東南亞企業不下三百余家。
但是參觀者多集中在日本企業的展臺邊,主渭分明,可以說日本參展企業門庭若市,而外國參展攤前少有問津,且不論“長短”,參觀者本應的態度就是“學習”,我便從視角上走馬燈式的看了一遍日本企業模具和加工模具展位,轉過頭來再分類細看亞洲其他國家的展位,感覺渾然不同。

這次展覽會上,對日本企業的總體印象有三:
一是微精化、二是智能化、三是人性化。
說到微精化,就是加工設備不在有“零碎”的感覺,尤其是那些小型加工中心、小型模具、小型零配件,做工精細,工藝復雜,突出體現“精工制造”之工匠精神,小到針頭般精修工具,大到模塊式的復合模,看到了未來模具市場的走向和發展趨勢;


談到智能化,所有的設備都是電腦控制,也就是說智能化已經裝備了模具機械制造業,就天田的伺復式沖床來說,沖程可調,高速連續動作,都是在智能系統操控下完成。這次模具盛會,產品控制系統的智能化是最應引起重視的工業革命;說到人性化,充分體現在產品的設計理念上,這是展覽會最大的看點,沖壓設備的自動化流轉、機器手的應用、多元一體化機、復合機,減輕勞動強度,提高生產效率。

從“靜態”的參觀中走出來,在“動態”的審視中看進去,再從企業應用中,由視角向感悟轉化。
企業之行,印象始終—規矩!

日本企業已從無序競爭中走了出來,也就是說完成了“調結構轉方式”過程,而我們依然還在無序中徘徊,所以感觸頗深的就是“日本的鈑金沖壓企業幾乎都是百年老店”,歷經市場風雨的考驗,參觀的三家企業都是幾代人的積累,這些加工企業有一個特點:規矩。天田富士宮、小松機械是做設備的,其現場管理和加工流水線以及工序安排,著實的給我們上了一課,工位設置嚴謹,現場5S管理,總的感覺心里痛快,沒有壓抑感。最后,參觀了兩家位于城鄉結合部的鈑金沖壓加工企業,規模不大,也很規矩。

都說:“日本人小氣,會過日子”,這次也有感悟,15分鐘休息還的停電。工作區間內,用信息化統計有效的勞動時間,每個員工都有一個信息卡,工人離開崗位就自覺的帶走信息卡,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績效考核,數字化工廠就是對人和物的數字化管理,這點也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,因為只有把有效的勞動時間按照正常的加工速度,才能準確的測定未來加工一個部件或零件需要多長時間,從而有效的安排生產計劃,合理的規劃時間保證合同交期的實現,這就是日本企業嚴謹的一面。

中日鈑金沖壓業優勢比較

一、設備差異小,管理大不同:

這次我們看的日本設備制造企業2家、沖壓鈑金企業2家,尤其是沖壓鈑金企業,產品類似、規模差別不大,但是其專業化程度要強于我們。這兩家沖壓鈑金企業,大設備有些甚至落后于我們,但是在一些小設備的自動化、數字化和智能化應用上,卻領先我們。主要表現在其自動化、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的力度超過我們,日本企業的設備幾乎都是國產化,有的設備都是50年代的產物,有些加工方法還是“銼磨錘打”,但是精益求精。對一些小型設備都經過數字化改進,賦予新的生命;再看看我們的設備,可以說是國際設備博覽會,德國、日本、美國應有皆有,相比這些企業要先進的多,但是我們看到了一個不爭的事實,那就是他們的企業人均年銷售收入要比我們多二倍,用工少,效益高,是日本企業的一大特點。

既然中日鈑金沖壓企業間設備差異不大。那么,為什么我們的效益卻遠遠跟不上日本?我們到底缺少了什么?細細想來,缺少的就是:規矩!比如從90年代后期,日本的5S管理就傳到南皮五金行業,當時的滄州國華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就開始邀請一名日本專家推行5S管理,結果這家公司不但沒有學到5S管理之法,如今公司也快弄沒有了。究其因:葉公好龍,卻被龍嚇死。進入21世界,我們陸續的接受了這種管理方法,但是此法行之有效,但收效不大,現在看來,就是我們的企業領導者和員工都沒有按照“規矩”執行,所以管理的效果截然不同,也導致了效果大相徑庭。

二、員工都一樣,效益大不同:
參觀的兩家鈑金沖壓企業人均年產值100萬元左右,員工工資每年20萬元左右;而我們則不同,板金沖壓產業比較人均50萬元左右,員工工資每年4萬元左右;而南皮縣五金企業人均產值30萬元左右,員工工資3萬元左右。相比之下,工資水平相對日本要低的多,日本員工工資占企業利潤的20%左右,而我們則在12.5%左右,南皮縣還要低,才10%左右。

問題出在哪里?深層次問題且不多論,但就人均創造財富水平上,我們落后于日本,關鍵是生產力水平的不一樣。日本的員工基本上都是終身制,在一家公司上班幾乎就是一輩子,所以日本工匠多,生產的產品精。在這兩家企業中幾乎40%的員工來自中國,在日本一干就是20來年,而且干的工作就是不斷的重復,所以都成了勞動能手和技術骨干。這些人為什么不跳槽?這取決于日本的養老保險制度??傊?,一個良好的用工政策,能夠使這個社會更加公平、公開、透明。同時,日本的企業競爭也是有序的,而不是無須競爭,所以日本生存下來的企業生命力很強,幾乎都是“百年老店”。

三、剛性化制度,人性化管理:
所到之處,我們沒有看到一張制度是掛在墻上的,也可能是沒有走進辦公室所致,但是公司的墻上沒有制度,但是多有警示標志,告訴你應該干什么,不應該干什么。我們卻能在墻上看到技術能手、先進個人的表彰專欄,公司看板上表現的也多是工作流程提示和警示。他們認為:掛在墻和嘴邊上的制度沒有約束力,只有種在心里的制度才能夠使人變得“規矩”。企業制度就是員工的行為準則,所以在這些企業制度的約束下,有規矩則成方圓。工廠就是人的臉面,擺放的整齊,有章法,有層次,有空間,且干干凈凈,正是管理的最高境界。

再看看國內企業,尤其是鈑金沖壓企業,天天跟鐵板、銅材打交道,不太在意空間的整潔和物料存放的便利,隨意性很大,這就是與日本企業的差別,雖然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一個部件或者零件的生產,其方法都是加工,但是在兩個環境中“出生”的產品,不言而喻。日本企業給我們的經驗就是:制度提煉規矩,規矩形成方圓,方圓融合人性,人性決定可持續發展。

印象中的缺失:
●記得有個老工程師跟我說過一句話:要賦予產品以靈魂。當時還弄不懂,現在透過日本企業印象,我終于看到了一個職業人的精神寄托和靈魂塑造。

鈑金和沖壓產品多是附加于終端產品之上,沒有直接面對消費者,而是間接的被消費者所接受,依然有著自己的靈魂,這就是對做產品的態度,你只要認真的對待你的工作和產品,那么你就會把你的精神狀態轉移到產品上了。而我們的員工時常把應付作為一種態度,所以你所生產的產品也就沒有了靈魂。

●簡單的工作重復做,就成為專家。
日本員工多有經驗,這種經驗就是從重復中來的,有的員工干一樣工作就是一輩子,難道這不是專家是什么? 我們提倡“工匠精神”,但是沒有造就“工匠”的熔爐。目前,企業間跳槽現象嚴重,尤其是技術骨干,經?!斑@山望著那山高”,甚至有點本事就提要求,就提想法,弄的企業不愿意在“職工再教育上下功夫”,苦于應付多變的人才流動。

我們重視人才,但不能放任這種“跳槽”風氣的蔓延,這樣會損傷實體經濟的元氣。所以,在學術界的諸多觀念不敢茍同,人才是合理運用,而不是所謂的“人挪活,樹挪死”這個簡單的道理,業精于勤,荒于嬉!

●缺乏的堅持。國際經濟動蕩,國內經濟觀望,誰能斷定未來?誰能決策未來?只有從未知中走出來,才不至于迷?;蚴?。日本的企業給我們的印象最深的是“長久”,這次參觀的都是“百年老店”,難道他們不知道“轉型”?就這樣敲敲打打一輩子?堅守“初心”,一身手藝、工匠一生。

鈑金和沖壓業沒有朝陽夕陽之分,是一個低端的且長久的行業,只有堅守入行的“初心”,才能成就“百年老店”。所以,就南皮五金沖壓行業來說,只有業內的不斷融合,工匠的不斷培育,產品質量的不斷提升,才能有未來。
堅持,不忘初心。

歡迎轉載,但請注明出處。金屬板材成形之家-MFC金屬板材成形雜志/金屬成形商務咨詢(北京)有限公司-MFC《金屬成形智造》雜志 » 有規矩 則成方圓

分享到:更多 ()

添加我的信息到《金屬板材成形》發行庫

聯系我們獲取資料
亚洲国产一级无码中文字